阿尔卑斯:在3842米的空中玻璃盒遁入虚空

2018-12-26 00:25 来源:未知

  天生丽质的阿尔卑斯,不是仅供远观的,更可以让人彻底融入其中,享受运动的刺激。尤其到了冬天,雪成了整个山区的主角。从意大利北部到法国东南部再到瑞士西部,我这只几乎没有平衡能力的菜鸟,在连续多日的刻苦折腾后,总算翅膀硬了,能在雪山跨国境飞翔了。更幸运的是,作为《ACROSS穿越》的特派体验员,笔者还成了率先进入“工程奇迹”——3842米高处悬空玻璃盒子的幸运儿!

  即便贵为第一届冬奥会的举办地,勃朗峰那边的法国霞慕尼(Chamonix)年末雪情也不乐观,路边、河堤、花园厚实的白色都已是靠半个月前那场大雪保存下来的。火车站和市区都立着的电子地形图上,代表索道暂时关闭的红点密布,区内4家雪场的42部缆车和115公里雪道约摸只开放了四分之一。

  地球变暖的事实,在法国最大冰河Mer deGlace身上体现明显。这块曾被作家描述为“仿若置身北冰洋”的白色天地,曾在百万年内将自己的地盘扩充到40平方公里,中央最厚冰层可达120米。

  可气候拐点在我们这一辈来到,从1988年开始,它开始以每年3-4米的速度萎缩。漂亮的红色攀山列车,用20分钟将我从霞慕尼送到1913米的观景台前,4000米出头的数座群峰,被冰河反射回去的阳光灼烧着,这或许也是它所能拥有的最后实力,附近一座小型博物馆Glaciorium,以翔实数据和生动视频预言着这伤感的未来。或许还是由于气象条件,这一天,本该最迷人的冰洞并未开放。

  降雪虽然不多,但雪场之外的高山悬崖依然常年穿戴着厚实的白色外套。当然,我最终没有胆去挑战这些野雪,作为“补偿”,我尝鲜迈上3842米高处悬空玻璃盒子。

  那是由当地旅游局为推广最新的工程奇迹——正午之针峰(Aiguille du Midi)的透明立方体而为法国各家媒体组织的一次体验活动。通往峰顶的索道本就是另一个工程奇迹。它修建于没直升机运输建材的1955年,有些工人几乎是以走钢丝的本领进行施工,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,它保持着最高索道的世界纪录。

  正午时分,从霞慕尼仰望,太阳刚好抵达峰顶。而我们的缆车也就在这阳光亲吻之时,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以稳健的拔河节奏,往天空拉扯,身下崖壁间,一只阿尔卑斯羚羊,跟着我们在陡峭雪原上跑酷起来,我想,没有哪个速降冠军能比得上它吧。索道分两段,将乘客送达3777米的开阔平台,从那里再有一部电梯,以继续亢奋的方式抵达3842米的顶端。

  名为“遁入虚空”(Step into thevoid)的玻璃盒子里。这是一个由5面12毫米厚的三层玻璃搭成的神奇空间,没患恐高症的参观者可以穿拖鞋站上去,感受脚下1035米空无一物的颤栗。从技术原理上,这个玻璃盒子或许与它在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亲戚“天空步道”(Skywalk)差不多,但相较位处低海拔的后者,它更得面对强风和低温的挑战,为此Pierre使用了最坚韧的高分子材料,让其能在-30℃至-40℃的温差下抵御最高时速220公里的风暴。

  风和日丽的天气,实在构不成考验玻璃盒的条件。东麓矮一截的狭窄山脊上,几个冒险滑雪者如履薄冰地小心前行着,等待在宽阔之处来一场极速体验;西麓的缆车平台上,等候下一波的体验者们惬意晒着太阳。我向前一步,遁入虚空,融化在蓝天里。

TAG标签: 遁入虚空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